nba比分最快|wnba比分直播即时
三掌門 > 宇宙自駕游 > 第二章 雨夜

第二章 雨夜


  衛周第二天醒來時,窗外的大雨還在繼續。她朝窗外看了一眼,混混沌沌的腦袋立馬清醒了。

  昨晚天色太暗,昏暗中也看不清雨勢,可今天不一樣,窗外的雨大的幾乎吞噬了整個城市,天地這間全被雨水籠罩,一片昏暗。

  她穿上衣服下床。

  珍珍被她的動作驚醒,迷迷糊糊的坐起來,瞇著眼睛。“天還沒亮吧?你要干嘛去?還下著雨呢。”

  衛周看了她一眼,聲音喑啞。“快中午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她驟然坐起,目光透過玻璃落在外面的雨幕上,臉上全然的是不可思議。衛周站在窗戶前沒有說話,要不是她手上戴著表,她也不會相信現在將近中午。

  說話間,其他人陸陸續續的都醒了,看見這么大的雨,紛紛咋舌不已。“這…外面該淹成什么樣子了?”

  “海的樣子。”

  衛周打開陽臺門,迎面而來是冰涼的水汽。她往外看了看,真是浪花一朵朵。

  渾黃的水翻滾著連成一片,路邊稍矮的木叢早已被淹沒了頂,剩下稀疏的幾棵樹搖擺不定的立在水里。道路被淹的整整齊齊,每棟樓間仿佛隔著一條黃河。衛周仔細看了看,竟然發現水里飄著幾個橡皮艇。

  阿紫穿著睡衣,瑟瑟發抖的指著橡皮艇,這…這不是要去上課吧?

  衛周看了她一眼,問她冷不冷,阿紫點頭,這才發現自己穿著大褲衩子就出來了,立馬縮回了寢室,還不忘在床上追問:“是不是去上課?”

  衛周:……

  上午的雨一直沒停,學校緊急出了停課通知,順帶警告學生不要私自外出,外面水位過高,非常危險。阿紫看到通知后,放心躺回了床上。

  其他人看她這樣無憂無慮的樣子,不由咋舌還帶著隱隱的羨慕。

  由于學生禁止外出,學校準備了橡皮艇來運送食物到宿舍樓下。雖然環境諸多限制,送的幾乎全是饅頭,不過好歹也了勝于無。

  衛周她們宿舍甚至還特地安排了人站在陽臺觀察,一旦發現皮艇就飛奔下樓,這樣的情況下,樓層高的就很悲傷了。

  衛周摸著自己充實的肚子,對二樓非常滿意。

  到了夜里,這是下暴雨的第二個夜晚。夜色寂寥,整棟樓都陷在安靜里沉眠。按理說在這種情況下,人是很容易失眠的,可是,偏偏所有人都跟克服了內心的恐懼一樣睡的香甜。

  衛周沒由來的又夢到了十六歲的那個夜晚。她睜開眼,打量著這個高中的宿舍,漆著藍色油漆的上下通鋪,面積不大卻滿滿當當住了十個人的宿舍。

  她爬下床走上陽臺,外面皎月當空,月色灑在空中,整個世界充斥著明亮與干爽。

  這果然是夢,她有些失望。

  她想爬回床,便轉身往寢室走。剛踏過門檻,全身的血液像是突然凝固住,她瞪大眼睛看向床鋪,耳邊是自己厚重的喘息聲,汗液迅速的從身體往外蒸發。

  為什么?

  她的心飛快的跳,幾乎超過了人類所能超過的極限。

  為什么床上還會有一個她?

  她還沒來得及思考這個問題,接下來的事情又讓她的腦袋一片空白。

  那個黑影在她的眼里慢慢凝聚成實體,她披著黑色的外袍,將頭到腳包裹的嚴嚴實實,黑色的外袍仿佛黑暗到了極處,連門外些微照射上去的月光都吞噬了。

  衛周腿軟的倚著門坐在地上,那個黑袍站在床邊起碼站了一個小時,她才聽到床上的自己翻身的聲音。

  緊接著黑袍人遞出了什么東西,床上的自己干凈利落的吞了下去。

  衛周一臉懵的看著眼前的一切,原來當時夢里自己膽子這么大的?

  那么現在的情況是她夢到了20歲的自己作為旁觀者來到了16歲做的夢里?

  并且這夢還自動補充了細節?比如那個黑袍竟然是站了一個小時才把自己盯醒?

  衛周很是為自己自作多情感到羞愧……

  不過她很快就拋開了羞愧,因為那個黑袍人轉身看向了她。

  準確來說是看向20歲的她。

  “你快來了吧?”

  你快來了吧?

  衛周從夢里驚醒,耳邊黑袍人的話在腦海里一遍遍的旋轉打轉。她捂住自己仍舊沒平緩下的心跳,像是力竭一樣虛脫的癱在床上。

  片刻后,蹭的從床上跳了起來。

  操!

  耳邊是浪花拍打在墻壁上的聲音,衛周木然望向被浪花拍打著的陽臺門,一時不知道臉上該擺上什么表情。

  屋外暴雨還在繼續,黑色的夜幕下,雨水像是藏在夜色里的猛獸,肆無忌憚的吞噬著這個世界。衛周忽然感覺一陣寒意從心底向四肢蔓延開去,水位這么高,為什么沒有人發現?

  一樓的人呢?

  “醒醒!都醒醒!別睡了...”她喊道,聲音在黑夜里遠遠傳開,卻沒能收回一點反應。“珍珍?醒醒!”她推了推身邊的人,還是沒有任何反應。

  為什么?

  衛周跳下床,一個個的喊,直到她聲音嘶啞,后門滲透進的水淹沒小腿,也沒有任何人醒來。

  “醒醒啊!”她顫抖著聲音,無助的站在水里。耳邊是浪花拍打的聲音,夾雜著室友平和的呼吸聲。

  室外的巨大的響聲和室內的平和交織構成了絕望。

  她像是一個外來者一樣被排除在她們寂靜世界之外。

  衛周這一刻知道,或許末日是真的來了!

  它來的那樣詭譎,讓人根本無法知道它是為什么而來,卻迅速又莽撞的想粉碎這個世界的一切。

  第二天六點剛過,樓下傳來了一聲尖叫,緊隨其后的便是一系列撕心裂肺的尖叫哭泣。

  衛周靠在四樓的走廊上,終于等來了這個復活的世界。

  躁動聲成功喚醒了這棟樓里的大部分人,衛周身邊被橫七豎八擺在走廊上的幾人也終于睜開了她們的雙眼。

  “我去!我怎么這么冷啊?我被子呢?”阿紫摸索著被子,卻最終還是被冰涼的瓷磚凍醒。她往四周一瞧,終于發現了不對,驚慌的說我怎么躺地上了?咋地這不是寢室啊?媽的,我好冷啊!

  視線一轉,聲音都變調了。“雯雯!珍珍!純純!”喘了口氣,“快醒醒啊!”

  我的媽呀!這咋這么像案發現場呢?望著眼前像是橫尸當場的幾人,阿紫捂住自己的腦袋試圖穩住自己搖搖欲墜的世界觀。

  “別吵了,都還活著。”

  阿紫聽見聲音,轉頭一看,衛周慘白著臉靠墻坐著,眼底泛著青色,要不是那雙眼還睜開了一條縫,真跟一具尸體沒什么區別。阿紫靠過去,驚訝的說周周,你也在這啊!

  衛周:“我恨你!”


  http://www.fcuse.tw/files/article/html/59/59885/483048996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cuse.tw。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:m.3zm.la
nba比分最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