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比分最快|wnba比分直播即时
三掌门 > 宇宙自驾游 > 第五章 关年

第五章 关年

  卫周撇眉,沾满?#39029;?#30340;脸上划过茫然,仅仅是当年擦肩而过的一瞥,她怎么就记了他这么多年?

  她忘了他的脸,也从没想起过他,可是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他,伴着脑海里高亢而不绝的轰鸣声。

  他浑身上下的精致讲究像是?#28216;?#21463;到末日的影响,他还是那个少爷——眉眼精致,无忧无虑。

  卫周少有的坐立难安起来,她被他衬托的狼狈又凄惨,他手里捧着精神食粮,她却贫乏到要被饿死。

  她想着这些,莫名其妙觉得自己不争气。恶狠狠的告诉自?#28023;?#22905;一点也不狼狈,狼狈的都早死了!

  夕阳下,女孩浑身镀着浅金色的光,黑漆漆的眼睛里夹杂着一层雾气,沉甸甸的望向自己。关年从书里抬起头时,看到的便是这么一?#26412;?#35937;,他有些怔愣,越发觉得她有些熟悉。

  关年不知道她盯着自己看的原因,不过这不妨碍他知道她现在极度饥饿。

  “你需要食物吗?”他问。

  关年想,我就帮她这一次,一点食物不会有什么影响。然而当他看着她因为狼吞虎咽,?#28784;?#20102;一下时,还是默默递出了一瓶水。

  卫周接过水喝了几口,满脑子充斥的都是明明自己已经很细嚼慢咽,为什么还会?#28784;?#20303;?没有任何空?#24230;?#24605;考这些食物是他从哪里弄出来的?

  卫周吃饱喝足,坐在原地没动弹,他不动,她也不动。她难得有这么悠闲轻松的时候,甚至不想继续逃命,觉得就这么死了也挺好。

  “你就一个人吗?知道自己要去哪吗?”夜色越来越深,小少爷还坐在原地不动。卫周眨巴下眼睛,偏头提醒他:“你知道…嗯,这里夜里不太安全!”

  卫周有些磕磕巴巴和他对话。

  “不安全?”关年疑惑的皱眉,“那你要去其他地方躲避危?#31456;穡俊?br />
  “需要我送你吗?”

  卫周仰起脸看他,小少爷站起身背着月光,一眼望去是光辉圣洁的样子没错了。卫周心想,这小孩有一颗热心肠!

  她摇头,告诉他应该去找他的同伴,他的同伴应该很担心他,生存不易,他不该让他们担心。

  关年听她说了一通话,不太明白她的意思,只好告诉她自己并没有同伴。

  “我一个人。”他想了想,又补充:“我没有同伴,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
  卫周一听这话,满满的母爱开始在干瘪的胸膛里翻腾。她一向听到这话时顶多会翻个白眼,心情好吃饱喝足还会说一句‘关我屁事’,出现这种母爱翻腾的情况约莫也是小少爷心肠太热的原因。

  “你真的没有同伴?”她往小少爷身边?#25830;?#25386;,左?#39029;?#20102;瞅,发现真的没有人时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老气横秋的告诉他:“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!?#34987;?#38899;?#31456;洌?#36716;头就走,半路还回头朝他笑了一下。

  “江湖路远,有缘再见!”

  关年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越来越远的背影……

  他大概还是没能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个峰回路转的故事。

  这世界上有一个词?#23567;?#25302;?#25512;俊?#24456;明显,卫周并不是一个能拖得动?#25512;?#30340;人,她心里清楚,走的也毫无负担。

  她明明就是一个?#25512;?#20498;了也不扶的人。

  关年站在原地?#35835;?#22909;一会儿,半晌才笑了笑,也不知道在笑什么,透着一股傻气。

  卫周靠着墙角坐下,从包里翻出之前捡到的厚?#36335;?#30422;在身上,准备靠着墙睡一觉。她找到一个避风口,背后是高楼,面前是广场一样的空地,除了太黑以外没有其他缺点。

  卫周以前特别怕黑,夏天睡觉不盖被子都得把头捂住,值得吐槽的是,她睡觉还必须得关灯,不关睡不着觉,每天夜晚都重复着自虐般的睡眠。

  哪像现在,夏天冬天,有灯没灯,黑不黑她都能睡的天昏地暗!

  人还是得逼一逼的……

  卫周缩了缩脑袋,将盖着的破棉袄拽出一块垫屁股底下,她屁股被硌?#27809;拧?#24819;到以前睡席梦思还嫌硬的自?#28023;?#22905;只能擦擦眼泪,告诉自己要坚强。

  夜色深沉,在看不见的暗处拐角里,卫周又做了一个梦。不知道是因为屁股被硌得疼还是出于对小少爷的愧?#21361;?#22905;睡的实在说不上安稳。

  第二天早上,卫周便秘似的站起身,偷偷看了眼屁股,果不其然的青了一块。她觉得?#24378;?#32905;没啥痛的感觉,伸手戳了戳,疼得龇牙咧嘴。

  她有些颓废,琢磨着以后要不趴着睡?

  天渐渐亮透了,卫周撅着屁股继续往西?#29384;?#36208;。

  她昨晚做了一个梦……说到做?#21361;?#21355;周就很奇怪了,自己怎么老有一些奇怪的?#21361;?#38590;不成她潜意识里是一个?#27973;?#26377;想象力的人?

  卫周这么想的时候还有点心虚,害怕有人跳出来指着她说:“因为你想得美!”

  卫周想的的确挺美。

  在?#21355;?#22905;被牵引着来到一片?#34924;?#25918;眼望去,一片荒芜,满眼全是黄?#24120;?#39118;席卷而过,黄沙与天相连,天地间都是朦胧的一片。她站在一处沙丘前,尚没有弄清楚情况,脚下一空,她已经来到了另一个地方。

  是一个溶洞。四周都是奇形怪状的石头,脚下还有缓慢流淌的溪流,她抬头看,发现头顶是流?#39318;?#30340;?#27785;#?#37027;?#27785;?#32531;慢流?#39318;牛?#31455;也不下落。她沿着溪流向?#30333;擼?#36947;路越来越宽,最后竟然出现一个广场一般大的湖泊。

  湖泊中间立着一架?#20204;页?#20026;飞船的东西。

  卫周看着眼前魄丽的景象毫无思考之力,湖泊的水清澈的毫无?#21448;剩?#19981;像是一个湖泊,反而像是悬立在石壁间的?#24471;妗?#28246;边凌乱的生长着发光的石头,沿着水流的方向蔓延进湖底,发出莹莹微光,照亮这一处地底世界。

  卫周抬头,那艘飞船就静静的立在水?#37266;耄?#38134;色的外壳上铺满了浮动的光影。

  湖泊的水很浅,她挽着裤脚就能在里面奔跑,可没等她跑向飞船,梦就醒了。

  一个兴奋又绝望的早晨。

  可更绝望的事情还在后头。

  卫周撅着屁股走了一上午,还在市里晃悠,她想着昨晚的?#21361;?#29369;豫着要不要按照?#21355;?#30340;路线走,便想着找一个地方坐下休息,顺便好好思考这个问题。

  她想着,四下打量着找休息的地?#21073;?#29467;一抬头,看见不远处的一个人。

  卫周眯起眼仔细的观察,神色渐渐凝重。

  而此时的关年开着一?#23601;侠?#26426;,笃笃笃的向前奔驰。

  卫周脑袋一阵眩晕。

  遥望着坐在?#20384;?#26426;上风采依然的人,卫周留下忏悔的眼泪。

  她张了张口,没说出话来。风从远处吹来,是熟悉又让人?#27785;?#30340;尾气。

  时隔一天,关年又在傍晚遇见了卫周。他毫不奇怪的坐在车上偏头看她,手里还拿了一个窝窝头。

  卫周不?#25512;?#30340;走过去,望着他手里的窝窝头咽了口水,冷静又自持的问他哪来的窝窝头?

  关年一愣,颠?#35828;?#25163;里的窝窝头。

  “这个?我随手拿的。”

  卫周目光聚焦在窝窝头上,见他连颠三下后,?#27973;?#25285;心大好的窝窝头要落地上,也没注意他说了什么话。

  她看着窝窝头,瞳孔开始聚焦。

  好在关年颠了三下后就发现了她同昨天一样饱受饥饿,再次发出了圣?#35828;难?#38382;:

  你需要食物吗?

  卫周感动的涕泗横流,一边啃着窝窝头,一边暗自发?#33041;?#20063;不把小少爷一个人丢在逃命的路上了。这么善良的小少爷,于情于理她都该和他一起走。

  关年坐在?#20384;?#26426;上,坐姿端正。他拧着眉头专注的打量她,脸上挂着疑惑。卫周被看的莫名其妙,问他看什么,是不是没看过吃窝窝头也能吃怎么香的人?

  关年摇头,凑近了她些,问:“你屁股怎么了?”

  “什么?”卫周目光呆愣。

  关年看她有些?#24187;?#30333;,换了个更为轻松的坐姿,解释:“我之前看你走路屁股总是撅着的,你屁股怎么了?”

  ?#21834;?br />
  卫周抬头看关年,跟看一个流氓一样。

  “我…你为什么要看我屁股?虽然说现在是末世,但看女孩子屁股还是不礼貌……”

  卫周泄气的啃了口窝窝头,真是没想?#21073;?#23567;少爷再也不是那个小少爷了!

  关年:“是你走路屁股自己撅起来的,我恰巧看到……”

  “你看到我了?”卫周咽下窝窝头,委屈撇嘴。“我以为你给?#39029;?#30340;,我们就是朋友了,没想到你连车都不给我坐。你这么大的?#20384;?#26426;,坐我一个也没什么影响,况且现在人这么少,要找到乘客也不容易,你也不?#38376;?#25317;挤。”

  关年:“我以为你不坐。”

  没等卫周再开口,他又信誓旦旦的补充:“我说送你你说不用。”

  ……卫周一阵沉默。

  那时候你也没说你有车啊!

  “怎么了?”关年以为她又噎着了,伸手递了一瓶水。

  卫周接过水,脑子里疯狂回想当年网上流传的?#35753;萌?#23047;大法。

  当年无数鬃髯大汉靠着这一大法登上了游戏的巅峰。

  “小哥哥,?#24605;?#22909;累好可怜的哦!可不可以送?#24605;?#19968;路的啊?”

  关年:“你先喝口水,喉咙好像也有点问题?”

  仔细的端详了卫周几眼,关年一?#23576;?#32467;:“?#27515;?#30495;是脆弱啊!”

  卫周?#27721;?#21621;呵...

  http://www.fcuse.tw/files/article/html/59/59885/483046678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fcuse.tw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3zm.la
nba比分最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