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比分最快|wnba比分直播即时
三掌門 > 宇宙自駕游 > 第五章 關年

第五章 關年


  衛周撇眉,沾滿灰塵的臉上劃過茫然,僅僅是當年擦肩而過的一瞥,她怎么就記了他這么多年?

  她忘了他的臉,也從沒想起過他,可是她還是一眼認出了他,伴著腦海里高亢而不絕的轟鳴聲。

  他渾身上下的精致講究像是從未受到末日的影響,他還是那個少爺——眉眼精致,無憂無慮。

  衛周少有的坐立難安起來,她被他襯托的狼狽又凄慘,他手里捧著精神食糧,她卻貧乏到要被餓死。

  她想著這些,莫名其妙覺得自己不爭氣。惡狠狠的告訴自己,她一點也不狼狽,狼狽的都早死了!

  夕陽下,女孩渾身鍍著淺金色的光,黑漆漆的眼睛里夾雜著一層霧氣,沉甸甸的望向自己。關年從書里抬起頭時,看到的便是這么一副景象,他有些怔愣,越發覺得她有些熟悉。

  關年不知道她盯著自己看的原因,不過這不妨礙他知道她現在極度饑餓。

  “你需要食物嗎?”他問。

  關年想,我就幫她這一次,一點食物不會有什么影響。然而當他看著她因為狼吞虎咽,被噎了一下時,還是默默遞出了一瓶水。

  衛周接過水喝了幾口,滿腦子充斥的都是明明自己已經很細嚼慢咽,為什么還會被噎住?沒有任何空隙去思考這些食物是他從哪里弄出來的?

  衛周吃飽喝足,坐在原地沒動彈,他不動,她也不動。她難得有這么悠閑輕松的時候,甚至不想繼續逃命,覺得就這么死了也挺好。

  “你就一個人嗎?知道自己要去哪嗎?”夜色越來越深,小少爺還坐在原地不動。衛周眨巴下眼睛,偏頭提醒他:“你知道…嗯,這里夜里不太安全!”

  衛周有些磕磕巴巴和他對話。

  “不安全?”關年疑惑的皺眉,“那你要去其他地方躲避危險嗎?”

  “需要我送你嗎?”

  衛周仰起臉看他,小少爺站起身背著月光,一眼望去是光輝圣潔的樣子沒錯了。衛周心想,這小孩有一顆熱心腸!

  她搖頭,告訴他應該去找他的同伴,他的同伴應該很擔心他,生存不易,他不該讓他們擔心。

  關年聽她說了一通話,不太明白她的意思,只好告訴她自己并沒有同伴。

  “我一個人。”他想了想,又補充:“我沒有同伴,只有我一個人。”

  衛周一聽這話,滿滿的母愛開始在干癟的胸膛里翻騰。她一向聽到這話時頂多會翻個白眼,心情好吃飽喝足還會說一句‘關我屁事’,出現這種母愛翻騰的情況約莫也是小少爺心腸太熱的原因。

  “你真的沒有同伴?”她往小少爺身邊挪了挪,左右瞅了瞅,發現真的沒有人時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老氣橫秋的告訴他:“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!”話音剛落,轉頭就走,半路還回頭朝他笑了一下。

  “江湖路遠,有緣再見!”

  關年目瞪口呆的看著她越來越遠的背影……

  他大概還是沒能想明白這到底是怎么一個峰回路轉的故事。

  這世界上有一個詞叫‘拖油瓶’,很明顯,衛周并不是一個能拖得動油瓶的人,她心里清楚,走的也毫無負擔。

  她明明就是一個油瓶倒了也不扶的人。

  關年站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兒,半晌才笑了笑,也不知道在笑什么,透著一股傻氣。

  衛周靠著墻角坐下,從包里翻出之前撿到的厚衣服蓋在身上,準備靠著墻睡一覺。她找到一個避風口,背后是高樓,面前是廣場一樣的空地,除了太黑以外沒有其他缺點。

  衛周以前特別怕黑,夏天睡覺不蓋被子都得把頭捂住,值得吐槽的是,她睡覺還必須得關燈,不關睡不著覺,每天夜晚都重復著自虐般的睡眠。

  哪像現在,夏天冬天,有燈沒燈,黑不黑她都能睡的天昏地暗!

  人還是得逼一逼的……

  衛周縮了縮腦袋,將蓋著的破棉襖拽出一塊墊屁股底下,她屁股被硌得慌。想到以前睡席夢思還嫌硬的自己,她只能擦擦眼淚,告訴自己要堅強。

  夜色深沉,在看不見的暗處拐角里,衛周又做了一個夢。不知道是因為屁股被硌得疼還是出于對小少爺的愧疚,她睡的實在說不上安穩。

  第二天早上,衛周便秘似的站起身,偷偷看了眼屁股,果不其然的青了一塊。她覺得那塊肉沒啥痛的感覺,伸手戳了戳,疼得齜牙咧嘴。

  她有些頹廢,琢磨著以后要不趴著睡?

  天漸漸亮透了,衛周撅著屁股繼續往西北方走。

  她昨晚做了一個夢……說到做夢,衛周就很奇怪了,自己怎么老有一些奇怪的夢?難不成她潛意識里是一個非常有想象力的人?

  衛周這么想的時候還有點心虛,害怕有人跳出來指著她說:“因為你想得美!”

  衛周想的的確挺美。

  在夢里她被牽引著來到一片沙漠,放眼望去,一片荒蕪,滿眼全是黃沙,風席卷而過,黃沙與天相連,天地間都是朦朧的一片。她站在一處沙丘前,尚沒有弄清楚情況,腳下一空,她已經來到了另一個地方。

  是一個溶洞。四周都是奇形怪狀的石頭,腳下還有緩慢流淌的溪流,她抬頭看,發現頭頂是流淌著的沙粒,那沙粒緩慢流淌著,竟也不下落。她沿著溪流向前走,道路越來越寬,最后竟然出現一個廣場一般大的湖泊。

  湖泊中間立著一架姑且稱為飛船的東西。

  衛周看著眼前魄麗的景象毫無思考之力,湖泊的水清澈的毫無雜質,不像是一個湖泊,反而像是懸立在石壁間的鏡面。湖邊凌亂的生長著發光的石頭,沿著水流的方向蔓延進湖底,發出瑩瑩微光,照亮這一處地底世界。

  衛周抬頭,那艘飛船就靜靜的立在水中央,銀色的外殼上鋪滿了浮動的光影。

  湖泊的水很淺,她挽著褲腳就能在里面奔跑,可沒等她跑向飛船,夢就醒了。

  一個興奮又絕望的早晨。

  可更絕望的事情還在后頭。

  衛周撅著屁股走了一上午,還在市里晃悠,她想著昨晚的夢,猶豫著要不要按照夢里的路線走,便想著找一個地方坐下休息,順便好好思考這個問題。

  她想著,四下打量著找休息的地方,猛一抬頭,看見不遠處的一個人。

  衛周瞇起眼仔細的觀察,神色漸漸凝重。

  而此時的關年開著一輛拖拉機,篤篤篤的向前奔馳。

  衛周腦袋一陣眩暈。

  遙望著坐在拖拉機上風采依然的人,衛周留下懺悔的眼淚。

  她張了張口,沒說出話來。風從遠處吹來,是熟悉又讓人懷戀的尾氣。

  時隔一天,關年又在傍晚遇見了衛周。他毫不奇怪的坐在車上偏頭看她,手里還拿了一個窩窩頭。

  衛周不客氣的走過去,望著他手里的窩窩頭咽了口水,冷靜又自持的問他哪來的窩窩頭?

  關年一愣,顛了顛手里的窩窩頭。

  “這個?我隨手拿的。”

  衛周目光聚焦在窩窩頭上,見他連顛三下后,非常擔心大好的窩窩頭要落地上,也沒注意他說了什么話。

  她看著窩窩頭,瞳孔開始聚焦。

  好在關年顛了三下后就發現了她同昨天一樣飽受饑餓,再次發出了圣人的詢問:

  你需要食物嗎?

  衛周感動的涕泗橫流,一邊啃著窩窩頭,一邊暗自發誓再也不把小少爺一個人丟在逃命的路上了。這么善良的小少爺,于情于理她都該和他一起走。

  關年坐在拖拉機上,坐姿端正。他擰著眉頭專注的打量她,臉上掛著疑惑。衛周被看的莫名其妙,問他看什么,是不是沒看過吃窩窩頭也能吃怎么香的人?

  關年搖頭,湊近了她些,問:“你屁股怎么了?”

  “什么?”衛周目光呆愣。

  關年看她有些不明白,換了個更為輕松的坐姿,解釋:“我之前看你走路屁股總是撅著的,你屁股怎么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衛周抬頭看關年,跟看一個流氓一樣。

  “我…你為什么要看我屁股?雖然說現在是末世,但看女孩子屁股還是不禮貌……”

  衛周泄氣的啃了口窩窩頭,真是沒想到,小少爺再也不是那個小少爺了!

  關年:“是你走路屁股自己撅起來的,我恰巧看到……”

  “你看到我了?”衛周咽下窩窩頭,委屈撇嘴。“我以為你給我吃的,我們就是朋友了,沒想到你連車都不給我坐。你這么大的拖拉機,坐我一個也沒什么影響,況且現在人這么少,要找到乘客也不容易,你也不用怕擁擠。”

  關年:“我以為你不坐。”

  沒等衛周再開口,他又信誓旦旦的補充:“我說送你你說不用。”

  ……衛周一陣沉默。

  那時候你也沒說你有車啊!

  “怎么了?”關年以為她又噎著了,伸手遞了一瓶水。

  衛周接過水,腦子里瘋狂回想當年網上流傳的萌妹撒嬌大法。

  當年無數鬃髯大漢靠著這一大法登上了游戲的巔峰。

  “小哥哥,人家好累好可憐的哦!可不可以送人家一路的啊?”

  關年:“你先喝口水,喉嚨好像也有點問題?”

  仔細的端詳了衛周幾眼,關年一臉糾結:“人類真是脆弱啊!”

  衛周:呵呵呵...


  http://www.fcuse.tw/files/article/html/59/59885/483046678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cuse.tw。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:m.3zm.la
nba比分最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