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比分最快|wnba比分直播即时
三掌門 > 宇宙自駕游 > 第七章 向塔里木前進

第七章 向塔里木前進


  衛周的最后一塊壽司吃完后,她抬頭望了望天,皺起眉頭,關年看她表情,以為她發現了太陽的異樣,畢竟已經過去兩小時,而太陽掛在天空正中間一動不動。沒想到衛周望了眼天后就低下頭,皺著眉朝他問了句‘晚飯還有多久?’。

  關年知道自己不回答不好,但他也想沉默一下。

  他不說話,衛周就心里一慌,難不成沒有吃的了?算了,她冷靜下來,告訴自己要堅強。

  “沒事,餓不死的。”為了給自己這句話增加可信度,她眼睛一亮,指著拖拉機旁路過的一棵枯樹道:“樹皮可以吃,草根也可以吃。”

  關年:……

  看了一眼可以當柴火燒的木頭。

  關年:“這個不好吃,我們還是吃別的好了。”

  衛周郁悶,你個外星人沒本事斷糧就算了,竟然還挑食……

  “我知道你過慣了好日子,但這時候就不要挑食了。”

  衛周咽了咽唾沫,后悔當時吃壽司吃的那么匆忙。

  關年想反駁自己不挑食,但看到衛周看著干樹皮一臉堅定的樣子,只能立馬給拖拉機換了個快檔,飛快逃過那一小片干樹林。

  衛周:我的屁股……

  直到拖拉機開到了一片原野上關年才停下車,衛周憤怒的捂著屁股下了車,想打關年的心在看到他溫柔的臉時煙消云散,她還是安分活著好了。

  以前室友說找個帥的男朋友很不錯,最起碼吵架看到他的臉就會消氣,衛周當時渾身散發著考研狗的清香,對此不以為然,現在看,這還是非常具有現實意義的一句話。

  看,她看到關年就不氣了...

  她放眼往四周看了下,地上漫布著泛黃的野草,不遠處有一個小湖泊,那里的草更青翠一些,湖泊旁還有幾棵光禿的樹,衛周挺開心,關年還算有生活常識,知道這種活樹皮比較好吃。

  關年不知道他被夸獎了,他下車朝湖泊走去,身姿筆直,衛周看著他的背影,覺得有股雄赳赳氣昂昂的氣勢。

  她跟著他,走到湖邊,衛周看著眼前清澈的水,覺得稱為湖泊太過了,這應該是一個水洼地。她偏頭看向關年,不知道他來這里想做什么。

  水洼地里長滿了翠綠的水草,只有表面一層淺淺的水透著清澈無暇。衛周還要往前走,被關年拽住往后拉了拉。

  “不能往前了,這里水挺深。”他讓她往后退,他要抓魚,水會濺出來。

  衛周眼睛一亮,了然的往后退了兩步,生怕退的遲了關年會抓不住魚。

  “你下水小心點,這里水挺深的,而且……”衛周掛在嘴邊的話被默默吞了回去。

  臥槽!

  衛周看著自己眼前浮動著的巨大水球,懷疑自己是在玄幻修仙文中。

  一整個水洼地的水瞬間騰空而起,陽光下清澈透亮,水里夾雜著好些活蹦亂跳正在游動的魚,它們尚未發現環境的變化,飛快的在水里穿梭。關年手一動,那些魚就從水中被剝奪出來,遠遠的飛回拖拉機上。

  魚砸在拖拉機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。

  衛周看著水重新落回地面,濺起的水花發著晶瑩剔透的光,她轉頭看向關年,恍惚的不能自已。

  “關年!”衛周指向拖拉機,關年頓時明白她肯定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想找自己確定一下,于是他很平靜又確定的告訴她整整一拖拉機都是魚,并小心翼翼的勸她不要吃樹皮草根了。

  “整整一拖拉機?”衛周要流淚了,不知道為什么,自從遇見關年后,她就越來越像阿紫,眼淚時不時就要溢出眼眶。

  關年:“沒錯,夠我們吃很久了。”你死之前是肯定夠了,關年在心里默默的想,沒敢說出口。

  畢竟...地球人說……劇透死全家...

  他在地球上呆了這么多年,可不是什么都沒學到!

  衛周站在拖拉機前,望著堆成金字塔的后拖箱沉默了一會,而后偏頭問關年,他是不是打算把自己留在這?

  “關年,我們算是朋友吧?是朋友你把我丟著就算了,好壞這里風景還算不錯,死在這里我還蠻能接受的,但你還帶走所有的魚這就很過分了啊,我雖然已經接受了自己早晚得死,但這并不表示我想被餓死啊,況且我覺得能多活兩天也是很好的!”

  衛周氣的很,俗話怎么說的,上輩子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,按她和關年這交情,上輩子還不得相依為命,愛恨糾葛三生三世!這么深的情誼,他怎么這么對她!衛周越想越氣,在關年不知所謂的目光中拿起搖桿,噔噔噔的跑向水洼地,一甩給扔了進去。

  讓你開拖拉機!衛周望著水面泛起的波紋,甚是得意。

  可得意著得意著她就哭了。

  她一想到她這么努力還是活不下去就不甘心,一路走來,她遇見的人越來越少,象牙塔的印記越來越淡薄,可她都堅持下來了,即便是全世界只有她一個人的孤獨,她也不怕,可她怕死,她死了這個世界就什么都沒有了。

  衛周扔了搖桿,蹲在水洼地前哭了好一陣,關年也沒有出聲,要不是搖桿已經沉在水底,她就要懷疑關年是不是已經開拖拉機走了。

  衛周深呼吸了幾口氣,擦干眼淚,偷偷回頭看關年。關年手里拿著木棍,棍上插著魚,正坐在火堆前烤魚,他面色平靜,衛周看不出來他有沒有生氣。

  衛周挪回來時,關年抬頭看了她一眼,眼里飽含探究。他看著她腫了的雙眼,一邊思考她哭的為什么這么厲害,一邊感嘆人類真是脆弱,哭兩下眼睛就腫了。

  “眼睛痛不痛?”關年一手握著一根木棍烤魚,眼睛盯著魚,眼尾略挑帶著些余光看向她,乍一看像是在嘲諷她,仔細一看,更像在嘲諷她。

  衛周撇撇嘴,內心堅定的告訴自己關年不是那樣的人,他不可能嘲諷人,肯定是自己眼花。她搖頭,目光也放在關年手上的烤魚上。

  魚很新鮮,烤出來的味道又香又鮮,魚刺還很少。衛周咬了一口,魚皮被烤的酥脆,肉質絲滑瑩潤,一口咬下去肉汁頓時充盈口腔。沒想到末日來了,人類死的差不多了,魚竟然發展的還不錯?衛周一邊想著可能很久后地球上會有一個叫魚人的文明,一邊忍不住朝關年比了個大拇指,贊嘆不已。

  吃了一個沒吃飽,關年又烤了第二批,勉強填飽了衛周的肚子。

  他這才發現是他誤會衛周了,他不該把她和普通的地球人放在一起,她食量可不小!

  吃完烤魚,衛周坐在拖拉機旁曬太陽,這么長時間過去,太陽還掛在天空中間,衛周忍不住哼起了‘我要送你日不落的愛戀...’。

  關年坐到她旁邊,手里拿了條毛巾,說要給她敷眼。衛周很感動,連聲感謝的接過毛巾,打開在里面發現了一枚熱雞蛋,她轉頭看向關年,不是說沒吃的了嗎,這蛋哪來的?

  關年:“誰說沒吃的了,我沒說過。”

  衛周指著滿拖拉機的魚,問他有吃的還抓那么多的魚干嘛?難不成真的想讓她在車上無立足之地,再把她丟在這里?

  衛周嘆口氣:“你要丟就丟吧,但是丟之前能不能把包袱還給我?它雖然被魚埋了,但洗洗還能用...”

  關年:“還不是怕你想吃樹皮,我才抓魚的。”說完,還很奇怪的問她為什么突然想吃樹皮?

  衛周:我想吃肉謝謝!

  三下五除二的剝了蛋,衛周兩口吞了下去。關年坐旁邊,提醒她那是給她敷眼睛用的,衛周偏頭看他,面無表情,只一雙眼睛又腫又亮,平靜的告訴他,已經吃了。

  關年:...

  兩人又坐了一會,衛周先坐不住了,她時日無多,不能這么虛度過去。她拉起關年的手,盯著他的眼睛認真的說我要去塔里木。

  關年低頭看了眼地上被她摳禿的一塊地皮,點頭贊同。

  說走就走,衛周轉身走向往拖拉機,走到跟前停下了步子,滿懷歉意的回頭看踱步來的關年。

  她把搖桿給扔了...

  “怎么了?”關年看她站在拖拉機前不動,以為她不知道要坐哪,他端詳著拖拉機,思索了半天,說要不你來開車?

  衛周斷然搖頭,拖拉機可不會聽她的,它不會無人駕駛。關年想了想,覺得她可能的確開不好這么優秀的車,索性拿出一個旅行箱給她。

  衛周看向行李箱,往后退了兩步渾身寫滿了拒絕。

  衛周:我扔了搖桿,你就要狠心丟下我?

  關年皺著眉頭,表示這車坐不下兩個人。“所以我們換輛車吧。”關年指著地上突然出現的貨車,大方的讓衛周隨便挑,后面這幾節車廂都是她的。

  你可真是大方啊!衛周目光落在貨車好幾節的車廂上,猶豫的問:“我不可以坐副駕駛嗎?”

  衛周拒絕了關年的旅行箱,表示自己被埋葬的包袱并不需要賠償。她坐在副駕駛上,感覺有點激動,她以為自己這一路拿的是張站票,沒想到竟然還是坐票。

  他們繼續朝前方前進。


  http://www.fcuse.tw/files/article/html/59/59885/482894656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cuse.tw。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:m.3zm.la
nba比分最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