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比分最快|wnba比分直播即时
三掌門 > 宇宙自駕游 > 第九章 走向宇宙

第九章 走向宇宙


  關年站在湖邊望著湖心的飛船,轉頭看向衛周,問:“這不是地球的飛船吧?”

  衛周呸呸的吐著嘴里的沙子,支支吾吾的:“怎么了?我不知道!”

  關年嘆氣:“這要是地球人造的,你找到飛船你也飛不出去。”

  衛周迷茫的眨眼,說你說的很有道理啊,但是地球人造的和外星人造的有區別嗎?我根本不會開啊!

  關年:“哦對,我竟然忘了這件事,怪不得覺得有點怪怪的…”

  他還沒來得及問她不會開還找飛船做什么,她已經坦然的擺手:“不過,不會就隨便開吧,反正橫豎都是死,只是死的方式不一樣罷了。”

  關年:……

  “在我死以前,成功的話我還能去地球外看看…再說,萬一我們追上前面的飛船,呵呵呵…”

  關年:別追了,他們我不知道,你肯定是死不了了!

  銀白色的飛船立在湖中央,飛船不算大甚至可以說很小巧,不知道在這里放了多久,看起來還是嶄新,連一絲灰塵都不曾粘上。湖的上方是坑坑洼洼的巖石與緩慢流動的流沙,巖石并不結實,像是蜂巢一樣搭建了一個框架,密密麻麻的空洞則由流沙覆蓋彌補。

  關年抬頭看,他們剛剛就是從其中一個空洞掉下來,塌陷的流沙此刻又恢復完好,湖里沒有落下一粒沙子,清淺的湖底鋪滿發著熒光的石頭,仿佛就是為了給人照亮走向飛船的路。

  這里布置得堪稱細心,應該是期盼著被人發現飛船的,可他在被流沙吸下來的時候竟然感到了一股強大的推力。

  一股要將人推上天的氣勢。

  他看了眼飛船,又看向暢想美好生活一百年的衛周,溫聲問她:“剛剛落下來挺刺激的?”

  衛周:“嗯!就是吃了一嘴的沙。”她呸呸嘴里的沙,想了想又補了一句:“我覺得那些沙在往下拖我。”

  關年:“嗯。”

  他抬起腿要下湖,衛周嚇了一跳,一步跨過去拉住他,不讓他靠近飛船,她突然覺得那些沙往下拖她一定有陰謀。

  關年:“…不會的。”

  飛船:……

  “誰知道末日會出現什么怪物?這都有可能的!誰知道門一開里面會不會涌出一群喪尸…”她死活不放手,像個寄生蟲一樣趴在他的胳膊上。

  “這不是怪物,是你的飛船。也沒有喪尸,它很講衛生。”關年向她解釋。

  “不不不!不可能!我不信!”衛周死死地抱住他的胳膊!

  關年無奈,告訴她怪物也吃不了他的,讓她放心。衛周聽了,不再驚恐的攔他,關年很滿意要往前走,腿還沒抬起,胳膊就出現了一股擠壓感,他回頭看衛周抱得更緊了。

  “你保護我!”她可憐唧唧的,灰撲撲的臉上只有一雙眼睛是明亮的,關年突的就心軟了。

  他竟恍然覺得,應該有這么一個人也曾這樣看他的。

  他心底有一股熱流,平日里被封在罐子里,剛剛卻破了絲裂縫,漏了些許出來,就這些許,讓他心神顫了顫。

  可熱流浸干后,只剩下恍惚的余溫。

  他不說話,一巴掌給她從胳膊上擼下來,面無表情的甩到一邊,一個人徑直下了湖朝飛船走去。

  岸邊,衛周被一把擼的發愣,原先雜亂的頭發此刻更加不羈,絲絲縷縷的從額間垂下,很像叫花子。

  她望著關年離開的方向,嘴角抖了抖,不露聲的罵他偽君子。平日里溫溫柔柔端的是一派君子風,一有危險就翻臉無情不認人。

  表面是個中央空調,內里是制冷的!

  她撇撇嘴,從地上爬起來。湖心關年已經走到飛船前,衛周神情專注的睜大眼,看他屈指敲了敲,飛船沒反應,他又敲了敲,還是沒反應。衛周捂著嘴在湖邊傻樂,嘀咕著你叫聲芝麻開門試試。哪家飛船能用手指敲開,你當開門呢!

  “收到指令,正在匹配中…”清脆的聲音突然想起,衛周上揚的嘴角驀的僵住,望著湖心閃著七彩無敵彩虹燈的飛船,她的內心突然不知所措。

  衛周:……真是芝麻開門?

  關年收回準備踹向飛船的腳,在看到飛船的燈光時忍不住嫌棄的移開了目光。

  這真是拍的一手彩虹屁。

  “匹配成功,正在開啟艙門。…飛船運行程序啟動,啟動完畢。…開始飛船機能檢查,檢查完畢,飛船狀態良好。”

  衛周:這……哇哦!

  她蹭蹭蹭的跑向關年,眼底發散著星星般的光芒,低聲贊嘆:“竟然是聲控的飛船,還是中文!”衛周轉頭望向沉默著不知道如何反應的關年,“不會中文已經是宇宙通用語言了吧!”說完覺得不太對,沒等他回答便搖頭否認:“不可能,我學了十幾年英語呢!”

  關年:“……”

  她臉上露出淺薄帶著克制的笑容,沒有以往燦爛,夾雜著幸運和突如其來的幸運帶來的不安。關年走在她身后,看她小心翼翼的走進飛船,左右張望顯然對一切極好奇卻又極為克制不去觸碰。

  他站在艙門前望著她的背影滿心疑惑。他一直以為她是張揚的,沒想到竟然也是謹慎的。

  關年收回視線,赫然發現艙門緩緩合閉,絲毫沒有承認他的存在。

  他面色未變,好像早已料到如此,絲毫不意外,一個漂亮的閃身進了飛船。

  衛周站在控制臺前的圓桌旁,目光落在角落處淺黃色的沙發上,沙發上鋪著白色的抱枕,抱枕拐角綴著流蘇。沙發很大,幾乎可以被稱之為床,在另一端,疊的方方正正的毛毯放在拐角。

  她四處打量著,這里和她之前了解的飛船一點也不像,與其說是飛船倒不如說更像是一個房間。她怔怔的想著,突的腿撞上了什么東西,她低頭,是一個挺可愛的機器人。

  機器人有兩個圓溜溜的光屏眼睛,正向上仰四十五度看她。

  “很高興見到你,我是紅豆沙。”機器人的眼睛在看到她時,紅色的感受器閃了閃,跌宕起伏的機器音從冰冷的金屬表皮內流出來。

  紅豆沙?那綠豆汁呢?

  衛周雖然覺得挺萌,但她還是往后退了兩步,四下尋找關年,找到后迅速的站到他身邊。

  “怎么了?”關年測過頭看她。

  “關年,它說它叫紅豆沙。”衛周悄悄的指著機器人,湊近他耳邊說。

  關年:“……”

  “你怎么覺得?”是不是很奇怪,機器人怎么會給自己起名字?

  她仰著頭看她,跟紅豆沙一樣的仰天四十五度,關年想了想:“我覺得名字起的不錯。”

  衛周:……

  “起名的人一定才華橫溢。”

  衛周搖頭,又湊近了些問他,他和這機器人對打能有幾成勝率?

  關年不太明白她的意思,他為什么要和它打架?他指著仍舊仰天四十五度的機器人紅豆沙,說這是服務型機器人,不會打架。

  他再閑也不會跟一個服務機器人斗毆。

  幾成勝率?關年思考了一下,目光落在紅豆沙圓滾滾的身材上,遲疑的說:“十成?”

  衛周內心驚呼,十成!這是多么令人驚訝的數字!

  “真人不露相!”

  沒想到關年小少爺一樣的長相,小少爺一樣的打扮,還有小少爺一樣的性格下竟然有一副鋼鐵的身軀。

  衛周看向關年,望著他挺單薄的胸脯,內心挺滿意,這就是穿衣顯瘦的模范了。

  她豎起大拇指,拍著七彩無敵彩虹屁,

  “你身材真好!”

  “哦。”關年點頭,他現在越來越不懂她毫無規律的腦回路了。他壓住內心被夸的雀躍,假裝很平靜的往控制臺走,走了兩步又想起什么,掉頭回來上下打量她,最后嫌棄的讓紅豆沙帶她去洗澡。

  他終于想起梗在心口的格格不入感從何而來了,衛周站在飛船里著實很像馬賽克,站哪兒礙哪兒。

  關年眉頭皺著,想著她時不時就要往他身上趴,不知道之前他是怎么接受的,難不成真的是相處久了容忍度就高了?

  待會也去洗個澡吧!

  衛周被帶去泡澡時是懷著羞憤的心情的,直到她進了浴室,一腔羞憤都化成了躍躍欲試。

  她從來算不上有錢人,關于豪華浴缸的認知都來自于小說和影視,而今,她也能翻身農奴把歌唱,躺進浴缸睡大覺。

  躺在浴缸里,衛周舒服的差點睡著,迷蒙之間被一陣翁聲和飛船的搖晃驚醒。

  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她嚇得從水里跳起來,以為是自己把浴缸泡炸了。

  站起來后發現浴缸還是完整的,彎腰伸手拍拍也沒塌,衛周松了口氣,穿衣服出去去找關年。

  走到控制室門前,衛周覺得似乎哪里不一樣了。關年站在控制臺前低頭不知道在看什么,而控制臺上方的墻壁此時都變成了透明的玻璃,漆黑一片昭顯著他們此刻已經不在地底。

  衛周不敢相信他們已經起飛了!

  


  http://www.fcuse.tw/files/article/html/59/59885/482743767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cuse.tw。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:m.3zm.la
nba比分最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