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比分最快|wnba比分直播即时
三掌門 > 宇宙自駕游 > 第十六章 古戰場

第十六章 古戰場


  伊甸園號最后出現在一片格外空曠的星域。

  衛周睜開眼時,星艦就出現在了這里。她動動手,關年也睜開了眼睛。

  “這是哪里?”她走向控制屏,整個屏幕烏黑一片,只有拐角處星歷的秒針還在規律的跳動。

  “這是壞了嗎?”衛周回頭看關年,他坐在椅子上,一只手撐著額頭,看起來應該是頭有些痛。

  “你怎么了?關年?”

  “沒什么。”他站起身,走到控制屏前仔細的看了兩眼。然后他轉換了控制室所有的智能金屬,望著眼前沉入黑暗,沒有一顆星辰在發光的星域,關年捂住頭,頭又開始突突的痛。

  衛周望著眼前空洞一般的宇宙,沒發現關年的異常。她輕觸玻璃,難道他們來到了宇宙空洞區域?

  關年打開星艦導航,地圖上顯示十萬光年內沒有任何一顆星辰。

  他怔怔的望著黑暗中彌漫富余的灰燼和殘余的能量場,腦海里陣痛伴著白光閃過。

  打開星艦進行的溫度測量圖,原本寂靜荒蕪的星域卻在這里變得多姿多彩,它的溫度分布及其不均勻,高溫區域多呈線形和圓形。

  結合殘余的能量場反應,再看這片星域,它所有的多彩和沉寂都是很久遠以前留下的傷疤。

  關年想,這是古戰場。

  他看向衛周:“衛周,這里是古戰場。我們可能要在這里呆一段時間。”

  星艦每一次超時空躍遷都有一定的時間間隔,短期之內他們無法離開這片星域。

  關年目光投向星域深處,猜測星艦躍遷到這里的原因。

  “古戰場?”衛周望著這片死氣沉沉的星域,沉默了半晌,低聲問他:“太陽系現在也這樣了嗎?”

  目光所及,皆是虛無。

  “差不多吧!”他看著遠方,平靜的說著事實。“不過,可能千萬年或億年后,它會誕生新的恒星,新的行星。”

  “可是關年,沖擊波為什么突然就來了?”

  為什么?關年想,什么會讓一個高等文明臨時改變計劃,并且不惜代價呢?可能是他們的目標變了,之前所做的一切預算都不再準確。

  一年時間是給地球幸存者的,而一分鐘只能是給他和衛周的。

  可能他們一分鐘都不想給。

  他們的目標也不是人類文明,從始至終都是自己或是衛周。

  “不是突然,只是那個文明改變了目標。”他朝衛周笑笑,看著她緊皺的眉眼,眉目舒緩帶著安撫。“他們的目標換成了我們,也可以說,他們從始至終找的都是我們。”

  “他們只是在一個時間點,發現了我們。”

  衛周搖頭,她無法接受,也不明白為什么她就成了高等文明追殺的目標。

  她覺得關年在說笑,可是腦海里卻閃過自己越過海王星防護罩導電時看到的東西。

  難道是那個時候他們發現的?她導電讓他們發現了?

  “衛周,你從來都不是一個普通人。”關年打開星艦控制中樞的第一控制人,指著上面的名字。“沒有任何一個普通人類能擁有遠超自己文明程度的星艦。”

  “你不要想著逃避,而是面對。”

  “可是我沒有一點和人類無關的記憶!”她還在掙扎,她的人生在末日前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該有的生活。

  “可是你的人生在末日前后的差別不合理。”關年搖頭。

  “我和你說過我沒有同伴,在遇見你之前,我在地球已經生活了很多年,我起初對自己一無所知,可隨著時間過去,我開始了解自己,記起一些東西,有了一些能力。可這些幾乎可以算作我的本能,就像鳥兒生來會搭巢。我知道我不該是現在這樣,我應該還有很多東西沒找回來。”

  他看向衛周,你又怎么知道你是完整的?

  他說,衛周,別相信記憶。

  衛周覺得自己的腦袋現在亂的很,她又回想起自己頻頻夢到的不合理夢境,難道那是自己正在回溯的記憶?

  “關年,你知道亞帝斯星域嗎?”她抬起頭看向關年,“我好像聽別人對我說過。”

  亞帝斯?關年眉頭一跳,他覺得熟悉,可是當他去想時腦子里又是一片空白。

  他費力的回想著,額頭上布滿細碎的汗珠,可腦內還是一片空白。

  衛周扯住他的衣袖,打斷他。“別想了!”她對他搖頭。

  “沒關系,這個可能真的是我幻想的。”

  關年卻搖頭,篤定的說:“我應該知道的。”

  她的心頭一跳,看向關年,似是確定他話的可信度。她相信關年,即便他暫時想不起來,可是他說知道就一定知道。

  那么亞帝斯星域就是存在的!

  她也不是在幻想,而是她經歷過卻丟失了的記憶在經歷了漫長歲月后,又再次回到她的腦海里。

  那她到底是誰呢?

  衛周看向關年,他側著臉看向窗外的星域,鼻梁高挺,輪廓精致分明。

  可是實話說,這不是她喜歡的類型。

  可是他又是誰呢?

  她為什么會和他認識呢?

  星團燃燒著滑落,宇宙間塵燼硝煙彌漫,在漫天的爆炸和交織的光束下,他以星際為背景,眼尾血痕炸裂,暗紅色的血珠在煙硝中分外顯眼。他從她眼角劃過,只有半張側臉,可她那時候約莫是哭了。

  她看見的人是關年。

  衛周咬著蘋果,半開玩笑的問他:“關年,你認識我嗎?”

  “你說呢?”他像看個傻子一樣看她。

  “以前呢?”她難得沒跟他較真。

  關年抬起眼瞼,給了她一個正眼,還是漫不經心的一句話:“你說呢?”

  他想,我對地球人那么冷漠,甚至于見死不救,可是第一次見你時,想的卻是你餓不餓。

  他是真的善良!

  衛周聽著他的話,捧著蘋果看著他笑。關年站起身,沒理她笑的歡快,拿了個蘋果啃著下樓。

  她在身后笑著跟著他下樓。

  “你笑什么?菜園里的豆角長出芽了,你幫忙找幾根桿子。”

  “你不是有三個機器人嗎?找我干嘛?”衛周吊兒郎當的跟在他身后,嘴里咬著蘋果含糊不清的說話。

  “超時空躍遷時,它們休眠了,現在還沒啟動。”他順手將剩下的半個蘋果扔池塘里喂魚。

  要不是手下沒人,輪到你當小弟?

  衛周切了一聲,去了雜物間一趟,又兩手空空的回來。她指著東南方向:“那里好像有一小片竹林,你要幾根,我去砍。”

  關年蹲在地上,手撥弄著幼苗,聽到她的話,抬頭看向朝東南方向,沒說話。

  他仰起頭,輕飄飄的看著她:“雜物間有桿子,你少打竹子的主意。”

  衛周:“……”

  她默不作聲的交出雜物間的桿子,看著關年毫不猶豫的將桿子插進土里。在小太陽溫暖的照射下,桿子更顯得晶瑩剔透。

  關年將一顆顆脆弱的豆角幼苗纏繞在桿子上,方便它們日后順著桿子生長。

  衛周的心在抽搐。

  “關年,你確定用這個來纏豆角?”

  關年點頭,并指著右邊告訴她:“那邊我種了一些葡萄。”

  衛周:嗯?熟了?

  “也是用這個桿子纏的。”他站起身,四下看了看,有些感慨:“就是太光滑了,藤蔓纏不緊。”

  衛周被嘴里的蘋果嗆住,她扔下蘋果核。一言難盡的看向關年。

  “這桿子好貴的!”

  “是嗎?”關年搖頭,“沒看出來。”

  “這也是鉆石的!”

  “哦,那你是想擁有它?還缺雙筷子?”關年走到小瀑布前,有條不紊的洗手。

  衛周:……

  她仰頭看向高達兩米的桿子,一時沉默。

  “都說了不是什么寶貝,你傻不傻?”關年擦干手,走到她身邊,“鉆石只有在地球時才叫鉆石。”

  衛周:“……”


  http://www.fcuse.tw/files/article/html/59/59885/481371331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cuse.tw。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:m.3zm.la
nba比分最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