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比分最快|wnba比分直播即时
三掌门 > 校园绝品狂徒 > 1872 破阵

1872 破阵


        “岳父!”墨人臣大吼一声,也被瞬间发生的事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还剩下一大坨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人臣怒指西门宇:“我要你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墨人臣刚说完‘命’字,一坨就直接飞到他嘴里去了,而且,他嘴里的屎像活的一样,哗啦一下就往他喉咙深处钻,眨眼?#24466;?#20837;到墨人臣的胃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西门宇大笑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和墨人臣都拼命的呕吐出来,果然还是热的,吐出来的屎都还是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西门宇,我……!”墨人臣愤怒的抬起头,可是,发现西门宇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西门宇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岳父,西门宇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听到女婿这么?#21097;?#20063;立刻抬起头,刚刚?#36824;?#30528;吐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西门宇在阵法外面狂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西门宇?他怎么在外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看见西门宇在阵法外面,并没有担心,因为西门宇既然能够进来,自然有办法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吩咐他女婿:“人臣,分头围堵他,别以为他出了阵就可以逃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咻!”墨人臣和老者往西门宇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?#26412;?#22312;要接近到西门宇的时候,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住了墨人臣和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!”墨人臣被无形的屏障撞的头晕脑胀,黑土老者也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岳父,怎么回事啊?什么东西阻止住了我们,好像我们出不去了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老者脸色一变,再一次往外面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又是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?#27515;?#32773;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老者惊恐的大吼,他慌了,这可是他的阵法啊,怎么反而把他给困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西门宇大笑着,站在阵法外面看着里面,好像两只被关在笼子里的老鼠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墨人臣也再次往外面冲,同样一道强大的屏障把他拦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老者嘶吼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宇说:“老鬼,现在才发现,已经迟了,这个大阵,已经不是你的阵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事实这么清楚了,还有什么不可能的,你的阵法水?#21073;?#36319;老子比起来,差?#35835;恕?#20320;知不知道,我已经悄然的改变了你的阵基,最后一颗灵石,是我改变你关键阵眼的一颗灵石。你居然什么也没感觉出来,所以我说你太菜了。现在,你的封爵大阵,已经是我的诛杀大阵了,哈哈哈,你们都等着死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可能!?#25512;?#20320;能够杀我?”墨人臣似乎并没有怎么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宇大笑道:“你知道火泥族?#30422;?#20010;修仙者,包括火泥刁是怎么死的吗?就是死在我的诛杀大阵里。当时的诛杀大阵,强度完全没有现在这个强,现在这个诛杀大阵,是建立在封爵大阵的基础上的,更强几十倍。你,已经完蛋了,我已经胜券在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墨人臣和老者疯狂的冲撞着大阵,可是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见根本无法强行撼动大阵,两人才只好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岳父,你快破阵啊!”墨人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吵,我正在研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立刻展开灵识,研究西门宇的大阵结构,就好比是观察一个非常复杂的机器一样,繁琐到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!”几分钟后,老者吼叫起来,因为太繁琐了,本想一一剖析西门宇大阵结构,可是,查看了几分钟后,发现太复杂了,竟然意识模糊了,不知道剖析到哪了。老者耐心受到极大的挑?#21073;?#24525;不住嘶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岳父,加油啊!使用强力根本无法破阵,只有依靠你的阵法水平来解开大阵了。”墨人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吵。”老者烦躁无比的一吼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宇站在阵法外面,西门宇也没有着急,他们要破阵是不是,那就让他们破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又从头开始,一一的剖析,分析西门宇阵法的每一条经脉线是什么作用。错综复杂的经脉线,把整个天空都布满了。当然了,这些经脉线?#19988;?#24418;的,外行人看,顶多就是一层透明的防护罩,只有内行人才感受的到那些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要解开一个复杂的锁,只有彻底看透了锁芯结构,才能够打开锁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老者又抓着头发嘶吼:“为什么,为什么这么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根他吗的是什么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又是一根什么作用的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布置在这里的一颗灵石又到底有什么作用?谁能够告诉我,啊啊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痛苦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岳父,你可是方?#24067;父?#22478;最厉害的阵法师啊,你不会连结构都还没有搞清楚吧?那等你破阵,何年马月去了,岳父,你倒?#24378;?#28857;破啊,我只有一天的时间杀西门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老者一拳打在墨人臣身上,大吼:“别吵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人都可以想象到此刻老者承受的压力,就好像一道很难的微积分数学题目,解开了就可以活命,可是,你压根连题目的意思都还没有弄明白,还谈什么解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。”墨人臣被老丈人干了一拳,吐了一大口血,倒也不?#20197;?#25171;扰老者破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宇哼道:“老鬼,你别浪费力气了,?#38405;?#30340;阵法水?#21073;?#26159;不可能破的?#35828;摹!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老子是方?#24067;父?#22478;最厉害的阵法大师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那你就继续解吧,反正我西门宇出于?#35828;?#20027;义,我给你半天的时间,让你破阵,如果破不了,那么,对不起了,我只能取你们的狗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宇找了个安静的石头上坐着,老者正眯着眼睛,意识不断的研究大阵结构,他的嘴角上,一挂着一粒黄黄的屎。现在他也完全顾不得去擦了,事实上,他的肚子里还有一些屎都没有吐干净,他也完全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宇算了算时间,距离墨人臣出发?#39134;?#20182;,也就才?#29238;?#23567;时而已,到明天,还有大把的时间,但西门宇只会给他半天时间破阵,以示西门宇对一个阵法大师的尊严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天时间,一眨眼就过去了。


  http://www.fcuse.tw/files/article/html/13/13878/7602459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fcuse.tw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3zm.la
nba比分最快